新闻通稿

北京, 28.08.2019

早发现、早诊断——防艾工作的重中之重!

导语:“十三五”艾滋病防治总体目标:最大限度发现感染者和病人,有效控制传播,将我国艾滋病疫情继续控制在低流行水平。

近日,“感染防治,诊断先行——首届罗氏感染性疾病检验技术论坛”在京举办。山东大学第二医院王传新教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王贵强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卢洪洲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胡必杰教授等领域内权威专家围绕我国感染性疾病防控现状及前沿热点展开热烈的研讨交流。

大会主席致辞:临床与检验合作共赢

王传新教授和王贵强教授作为大会主席发表致辞。王传新教授表示,本次研讨会精彩纷呈,涵盖了病毒性肝炎和艾滋病等感染性疾病的筛、诊、防、治等多方面内容。通过此次会议,大家不仅能在感染性疾病防控方面取得新的共识,也会更加了解我国感染性疾病的防控趋势。

 

王传新教授

 

王贵强教授则表示,本次会议为临床专家和检验同仁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学术研讨机会。从病毒性肝炎、细菌感染到艾滋病,临床医生的任何诊断治疗行为都离不开检验医学的支撑。越来越多的感染者可以及时发现,有赖于检验、诊断技术的提升。希望这次会议可以加强感染学界医生与各位检验同道的交流与合作,最终提高中国感染性疾病的诊疗水平。

 

王贵强教授

 

两位主席预祝本次大会圆满成功。随后,艾滋病领域知名专家卢洪洲教授展开了关于中国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现状与防控展望的阐述。

 

卢洪洲教授

 

中国 HIV/AIDS 流行病学现状

感染性疾病中,HIV/艾滋病(AIDS)是最让人闻之色变的疾病之一,是全球主要的公共安全问题之一。

卢洪洲教授首先介绍了艾滋病的基础知识以及目前国内外HIV/AIDS流行现状。艾滋病的传染源是被HIV感染的人,包括HIV感染者和AIDS患者。HIV主要存在于传染源的血液、精液、阴道分泌物、乳汁等各种体液内。常见传播途径有3条:性接触、血液及血制品,以及母婴传播。高危人群包括静脉注射毒品者、男男同性性行为者、与HIV/AIDS者有性接触者、多性伴人群、HIV/AIDS孕产妇的胎儿及新生儿等。了解艾滋病的传染源、传播途径和高危人群,有助于更精准地预防艾滋病。

从全球来看,截至2017年共有3,690万存活HIV感染者,其中70%在非洲(图1)。总体来说,很多国家已控制得很好。全球艾滋病新发感染人数维持在相对稳定的260万/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2017年较2000年全球每年新诊断HIV感染人数下降36%。

 

图1 截至2017年全球现存活HIV/AIDS

(Source: UNAIDS/WHO estimates http://www.who.int/hiv/data/en)

 

近年来,我国新报告HIV/AIDS病例数继续增加(图2)。2018年新报告HIV/AIDS 148,589例,死亡38,134例。

 

图2 我国新报告HIV/AIDS病例数继续增加

 

艾滋病流行地区差异较大(图3)。截至2018年,22个省级行政单位现存活HIV/AIDS数逾1万例,报告全人群HIV感染率超过1%的县有7个。

 

图3 艾滋病流行地区差异较大

 

同性和异性传播地区分布也不同(图4),异性传播占比过半的省级行政单位有22个,前五名分别为贵州、广西、云南、新疆和重庆;同性传播占比过半的省级行政单位有10个,前五名分别为天津、北京、黑龙江、吉林和山东,呈现明显的南北差异。

 

图4 同性和异性传播地区分布不同

 

还有一个重要特征是,随着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60岁以上老年人群中HIV/AIDS病例持续增加(图5)。2018年,新发现60岁以上老年男性感染者2.4万余人,60岁以上女性感染者7,076人。

 

图5 历年新发现60岁及以上年龄组感染者性别分布

 

此外,青壮年感染者依然是“主力军”,新报告15~24岁青年学生病例占比从2011年的10.4%上升到2018年的18.9%(图6)。

 

图6 青年学生中报告病例相对平稳

 

尽管面临一定挑战,我国防艾工作依然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果。随着检测工作的持续开展,检测覆盖范围也随之扩大,感染者的随访管理越来越完善。同时,伴随近年来阻断药物的普及和阻断意识的提高,艾滋病死亡率不断降低(图7)。截至2018年底,我国存活HIV/AIDS人数约125万,存活数逐年增多。此外,母婴阻断方面进展很大,艾滋病母婴传播率逐年下降(图7),母婴传播预防措施覆盖全国。以上海为例,过去11年母婴阻断成功率已达到100%。

 

图7 中国艾滋病防治主要成就

 

卢洪洲教授强调,2018年,我国晚发现病例占新发现病例的36.1%,若能做到更早发现,有利于进一步控制HIV传播及降低死亡率。因此,早期发现和诊断仍是抗击艾滋病工作的重点之一,这也是我们需要不断优化完善的问题。

防控HIV感染 早期诊断至关重要

检测血液中的HIV抗体是最常用的诊断HIV感染的实验室方法,但是在HIV感染窗口期、HIV-1抗体不确定或者HIV阳性母亲所生婴儿的鉴别诊断时,第三代试剂抗体检测存在不容易辨识的灰色区域,需要更有效的检测方法。中国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在最新指南中均推荐第四代HIV检测试剂。罗氏诊断第四代Elecsys® HIV combi PT检测在一次测定中同步检测HIV-1/HIV-2抗体及P24抗原,窗口期相较第三代HIV抗体检测进一步缩短5天,是HIV抗体早期筛查的理想选择。

若血清学检测结果呈阳性,则需要进一步检测以确诊。免疫印迹试验(WB)是目前主要确诊方法,但存在较高漏检率。核酸定性检测能够帮助临床尽早诊断婴幼儿及急性期HIV感染患者,并检出WB漏检标本,是更理想的检测方法。国家CDC疫情上报系统也已将“核酸检测阳性”加入确诊方法之一。罗氏诊断cobas® HIV-1核酸定性检测具有高敏感度和特异性,能够检测出血液样本中极微量的病毒核酸,尽早确诊HIV感染,帮助降低窗口期感染风险,也是中国市场上唯一用于18个月龄及以下儿童早期诊断的定性检测。

卢洪洲教授补充道,由于目前HIV感染尚无可行根治的方法,抗病毒治疗可有效控制病毒复制及阻止病毒传播。为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国内外最新指南均推荐更高频率的HIV病毒载量检测。《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2018版)》建议,在治疗前检测一次病毒载量基线水平,预测疗效;启动治疗至病毒抑制期间(一般需要3-6个月)每1-2个月检测一次,判断治疗方案有效性;达到病毒抑制后2年内,每3个月检测一次,以及时发现病毒学失败,尽早调整治疗方案,降低耐药积累风险;达到病毒抑制2年后,每6个月检测一次,减少传染性和机会性感染,提高患者预期寿命。罗氏诊断cobas® HIV-1核酸定量检测动态范围为20-107cp/ml,是目前在中国上市的所有HIV病毒载量检测中下限最低的检测,可有效防止漏检和误诊,帮助临床达到疗效的最佳优化。

艾滋病防控展望

卢洪洲教授最后强调,未来,我国需要努力的方向是达成“十三五”艾滋病防治总体目标,同时达到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提出的艾滋病“3个90%”防治目标,即实现2020年全球HIV感染者90%获得诊断,获得诊断者90%获得治疗,获得治疗者90%达到完全病毒学抑制,最终于2030年终结艾滋病。至2018年,我国的3个90%已做到69.3%、83.4%和94.2%。

最后,罗氏诊断专业和分子诊断部市场部总监郑佩珊女士表示,感染性疾病是全球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面临全球依然严峻的艾滋病防治形势,我国艾滋病患者普遍存在诊断不足且发现较晚等诸多挑战,作为全球体外诊断领域的领导者,罗氏诊断始终致力于提供血清学与分子诊断整体解决方案,满足从早期筛查、诊断到全程疗效监测的所有检测需求,优化艾滋病全病程管理。未来,罗氏诊断也将持续支持临床和检验的交流与合作,为提升中国感染性疾病诊疗能力贡献力量。

 

郑佩珊女士

 

专家简介

卢洪洲,主任医师、二级教授、内科学博士、留美博士后、博士生导师。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院长助理,世界卫生组织新发传染病临床诊治、培训、研究合作中⼼共同主任,世界卫生组织临床专家组专家,国家卫生健康委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委员。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国内外发表各类论文400余篇,荣获国家科学技术特等奖、上海科技二等奖、上海医学科技一等奖等9项省部级科技成果奖,获专利4项。

 

 

 

参考文献

[1] 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2018版). 中华内科杂志. 2018,57(12):1-18.

[2] UNAIDS/WHO estimates http://www.who.int/hiv/data/en 

[3] Wang H, Wolock T M, Carter A, et al. Estimates of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incidence, prevalence, and mortality of HIV, 1980–2015: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5:[J]. Lancet Hiv, 2016, 3(8):e361.

[4] http://aidsinfo.unaids.org/ 

[5] Murray CJL et al, Lancet. July 22, 2014.

http://dx.doi.org/10.1016/S01406736(14)60844-8

[6] The GAP Report UNAIDS 2014 UNAIDS. http://aidsinfo.unaids.org.2017.

[7] Pilcher CD et al. Detection of Acute Infections during HIV Testing in North Carolina. NEJM.2005 May 5;352(18): 1873-83.

[8] History of Immunoassays for HIV Screening & Diagnosis, Future microbioly. 2009:4(8):963-982.